联系我们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  • 这伙人比着赛的残杀一级保护动物政府居然还鼓励?!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2-08-09点击率:
  •   )。制服这条大蟒可不容易,它攻击性强、速度快,会爬树能钻水。巴诺斯的脸险些被咬到,而他伙伴的手被咬了好几口。不过他们最终成功杀掉了它,巴诺斯和伙伴也拿了不少奖金。

      尼古拉斯·巴诺斯(左)和同伴与被捕获的蟒蛇合影。图片来源:Daily Mail

      本次挑战赛由佛罗里达州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委员会(Florida Fish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 Commission,FWC)组织举办,给参赛者发钱。参赛者“培训上岗”,捕杀的缅甸蟒越多越大,拿的钱越多。

      缅甸蟒广泛分布在东南亚雨林地区,在IUCN红色名录里,被列为易危物种(VU)。而在中国,野生缅甸蟒更是被列为了国家一级保护物种。怎么到了美国,就能这样明目张胆的捕杀,还能拿奖金?

      20世纪80年代起,缅甸蟒就在美国大沼泽地国家公园亮相了,2000年之后被认定为当地繁殖群体[1]。大多数科学家估计,如今,有条缅甸蟒占据着南佛罗里达州(因为很难检测,数量估计较为困难)[2] ——一句话,缅甸蟒在异国他乡找到了完美栖身地。

      大沼泽地公园区域广大,气候适宜,缅甸蟒躲藏着茁壮成长。图片来源:fox6now

      作为一个外来物种,成年缅甸蛇的个头很大。在佛罗里达州,它们除了人类和美国短吻鳄(Alligator mississippiensis)之外没什么天敌——有时候连这俩都会成为缅甸蟒的午餐。幼体呢,相对来说弱一些,但是仍然比当地大多数动物体型大,并且会快速地长到成体大小,还不容易被当地动物捕食。而且,缅甸蟒还不挑食,在佛罗里达州可以换着花样吃本地生物。食物充足,环境适宜,没天敌,缅甸蟒发挥了超强的繁衍能力——在通常情况下,一条成年雌蟒可以活20年甚至更长,每隔一年产20-50颗蛋——从此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      就算是人类,想捕杀它们也是相当难的,认不准的话容易误杀当地物种比如东部靛蓝蛇(Drymarchon couperi)、西部菱背响尾蛇(Crotalus atrox)等。就算认得准,缅甸蛇的花色和灵活使得他们很容易在野外伪装自己,找到它们也不容易。于是为了举办这场挑战赛,FWC还专门给捕猎者们岗前培训了一下。

      几项针对佛罗里达州大沼泽地的研究表示,在2000年之前,缅甸蟒还没建成种群的时候,当地本来可以频繁观测到哺乳动物。而在2003~2011年,观测到的浣熊的出现频率下降了99.3%,北美负鼠(Didelphis virginiana)下降98.9%,白尾鹿和短尾猫(Lynx rufus)的出现频率则分别下降了94.1%和87.5%。此外,没有观察到哪怕一只兔子。调查还显示,这种明显的下降趋势和缅甸蟒的出现高度重合。

      此外,缅甸蟒还很有可能威胁着一些本就濒危的物种,比如当地的顶尖捕猎者、极危(CR)的美洲狮佛罗里达亚种(Puma concolor coryi)——2013年野外的美洲狮佛罗里达州亚种数量大概只有160只[3]。

      极危的美洲狮佛罗里达亚种,同样受到缅甸蟒的威胁。图片来源:Jacksonville

      当地人,尤其是住在沼泽地边缘的人,也忧心忡忡。在这种情况下,走丢一只宠物狗都会造成恐慌——是不是缅甸蟒来了?我的宠物狗是不是被缅甸蟒吃了?

      2006年9月有新闻称,大沼泽地发现一只被自己的午餐撑破肚皮的缅甸蟒。这条缅甸蟒身长4米,吞食了一只2米长的短吻鳄,人们发现它的时候,短吻鳄的尸体撑破蛇身露了出来。图片来源:nationalgeographic

      截止2009年,已经有192个外来物种在佛罗里达州建立种群,而南佛罗里达州已经有超过50个外来物种记录在案,其中至少有19个种群可以自我维系。这些外来物种客居他乡,没有束缚,显得十分野蛮。它们猎捕本土物种、挤占生存空间、传染病菌乃至扎堆挖毁堤坝……这样的例子在佛罗里达州不胜枚举 [4]。

      在佛罗里达州的所有鱼类、爬行动物、鸟类和哺乳动物里,有将近26%都是外来物种——这比美国的任何地区都多。这些动物没有自然障碍或者掠食者,在大沼泽地自由繁殖,因此繁殖效率很高。在这里,这些动物长得比原先更大,并且比原栖息地的平均数量多出很多倍。

      控制入侵物种每年要花费5亿美元,但是南佛罗里达州的6900平方千米的土地仍旧被“感染”着。

      缅甸蟒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——因为外形可怕,又吞这个杀那个的,人们给予了它们很多关注。但其他的外来动物,比如可爱的蓑鲉(Pterois,俗称狮子鱼),或者美丽的紫水鸡(Porphyrio porphyrio),则往往会被当地人低估了危害。

      紫水鸡,佛罗里达州的入侵物种之一。1992年安德鲁飓风后从迈阿密地铁动物园逃出几只,其他还有私人收藏者放生的,现在已经在当地建立物种。它们好斗(即使是在自己的群体中也是一样),最喜欢吃的植物恰巧是当地鱼类的食物。来源:版图片

      你看看,和缅甸蟒比起来,蓑鲉是不是好温柔、好可爱?当你弃养它们时,是不是宛如一场清新脱俗的“放生”?即便真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,大家也不用担心这个小可爱会吞了自家的宠物狗,有没有?

      然而,对于佛罗里达州的生态环境来说,蓑鲉和缅甸蟒一样是恶魔。这种鱼在佛罗里达州的水域里没有天敌,它们游来游去,疯狂繁殖(一条狮子鱼可以每隔几天产出30000-40000个卵子),肆无忌惮的捕食当地鱼类,连身为当地食物链基础的拟河虾(Parastacoidea)也“流了外人田”[5],无形间干扰了整个地区的生态。

      1538年,埃尔南多·德索托(Hernando de Soto)——一位老资格的西班牙美洲远征者——把野猪(Sus scrofa)作为食物引入佛罗里达,这是佛罗里达有记载的入侵动物。

      自从16世纪欧洲殖民者定居这里以来,佛罗里达州目前已确定建立起来了123种非本地物种,包括约22个非本地淡水鱼类,4种两栖动物,36种爬行动物,12种鸟和18种哺乳动物和31种海洋生物[6]。

      为什么入侵物种在佛罗里达这么猖獗?这大概要归功于三点:气候,地理位置,和作死的人类。

      佛罗里达位于美国东南部的佛罗里达州,西部毗邻墨西哥湾,东接大西洋,北靠阿拉巴马州和格鲁吉亚。这里不但水土丰美、气候适宜,而且地理位置也使得这里成为美国的宠物贸易中心,佛罗里达州有三个重要港口,迈阿密接收着数以万计的进口热带鱼、两栖动物以及植物。在建立起不少野生动物旅游景点的同时,也把这里变成了外来物种集中地。

      大部分入侵物种都不是自己“跑来的”,它们或者在流转之中逃逸,或者直接被经销商或饲养它们的主人“放生”野外。

      比如普通猕猴(Macaca mulatta)20世纪30年代被引入佛罗里达州一个中央旅游景点,如今已经在当地建立为一个稳定种群。再比如阿根廷黑白南美蜥(Salvator merianae)的入侵,则可能源于当时其市场价格下跌,经销商像野外放生了手上的“存货”。而前文提到的缅甸蟒,也被很多当地人当作宠物,然后在养不下去的时候丢弃野外。

      仍以蓑鲉为例,这种鱼虽然在佛罗里达州的水域里为非作歹,但是挡不住它有一个致命缺点——好吃。

      厨师巴顿·西弗分享蓑鲉的做法时说:“不管是烤、炖还是炒,蓑鲉都是个几乎完美的选择。蓑鲉的肉质紧实,咬起来有弹性,味道甜美。”

      然而这个思路实施起来也很艰难。现在沿海的餐馆里,蓑鲉还不是很常见,当地正在努力在全国的餐馆里加入蓑鲉菜品。为了顺利将蓑鲉端上餐桌,还需要水产市场和餐馆里有稳定货源。FWC积极的给当地民众发送教程,教它们如何辨别和狩猎蓑鲉,还为一些特殊水域的捕猎提供许可证。

      仍不能保量?人不够,机器人来凑。今年3月,一个叫RISE的非营利组织宣布已经研发出可以捕猎蓑鲉的机器人,这种机器人潜水深度可观,将有望大大提升捕杀效率。

      尽管我们早就说过一万次,但号召大家一起猎捕、消费,至少是一种唤起民众注意的方式吧。

      今年3月,参议院迅速通过了参议员弗兰克·阿泰里斯的“蟒蛇控制法案”,该法案将投入60万美元,启动为期两年的试点计划来控制入侵。优先事项包括重大环境危害的肇事者:双领蜥属(Tupinambis)、尼罗河巨蜥(Varanus niloticus)、蟒科(Pythonidae)入侵者等等。理想的话,还将纳入更多入侵者。

      但即便如此,阿泰里斯本人也不得不承认人类面对入侵物种时的无力:“过去三年我参与了各种对缅甸蟒的捕猎活动,但是我们几乎没看到什么成效。”他说,“我们需要给美国FWC机构提供资金支持,让‘蟒蛇猎杀大赛’能够以整年为周期运转起来,特别是在大沼泽地区。蟒蛇正在屠杀那些毛茸茸的小动物,并且正如你我所知,几周前还发生了缅甸蟒吃短吻鳄的事件。”[7]

      两名来自印度伊拉部落的猎蟒专家也参与进来,帮助佛罗里达官方捕获入侵的蟒蛇。2017年二月,他们在鳄鱼湖野生动物保护区抓住了一条4米多长的雌性缅甸蟒。图片来源:click2houston

      通过法案,佛罗里达州希望能够更有效地控制外来物种的蚕食,不过,也有网友在支持的同时表达了气愤:“如果他们足够重视这个问题,那么从一开始就不会允许这些物种进入我们宝贵的生态中!”

      ——诚然,已经建立成熟繁殖群体的入侵物种是很难被完全清除的,佛罗里达州只能尽力而为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不仅要继续进行相关科学研究,还要教育民众、动员民众,这实在是一条很长的路。

      就知道会有人说“让中国人去分分钟吃到濒危”之类的蠢话了……自己去读右边: